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神州集運香港 > 深讀 > 正文
白蛇“緣起”永州︖
2019-02-11 10:07:18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鄒儀,嚴萬達]]     [責任編輯:[責編:曾璇]]      字體:【神州集運香港】

白蛇“緣起”永州︖

—— 一部創意動漫牽動一座古城的背後

湖南日報記者 鄒儀 嚴萬達

通訊員 左亞軍 張華兵

捕蛇村紅葉似火,村外崇山峻嶺;永州城流光溢彩、燈火輝煌;瀟水河靜靜流淌,泛舟於一川墨色山水,飄逸自如。

春節前夕,賀歲檔電影《白蛇:緣起》以永州零陵古城為背景,以名篇《捕蛇者説》和中國經典神話故事《白蛇傳》為原型,創造性地融合了中國文化名篇與神話經典的東方IP,成為國產動畫電影近年來少有的現象級作品,目前票房已超過4億元。

永州之美,驚豔亮相全國電影院線,俘獲影迷芳心。一時間,永州的山水、文化成為網絡熱議話題。

“白蛇”的前世在永州?

永州之野,天生怕蛇的捕蛇少年許宣(許仙的前身)救下失憶少女小白(白蛇),因愛踏上冒險旅程。

這部由追光動畫和華納兄弟共同製作,脱胎於民間傳説《白蛇傳》的動畫新作,頭一次將鏡頭對準了文學影視作品鮮有涉及的白蛇的前世。

導演黃家康説,《白蛇傳》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詳,只有從內容到形式上有所突破,才能打動人心,因此對原傳説故事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編。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募有能捕之者,當其租入。永之人爭奔走焉。”創作團隊從柳宗元的千古名篇《捕蛇者説》汲取創作營養,最終將“緣起”之地放在了晚唐的永州,而非南宋的臨安。

“永州的異蛇和杭州的白蛇,是中國傳統文化中關於蛇的兩個經典意象。” 另一名導演趙霽説,從傳統文化中尋找靈感,使兩者產生奇妙的聯繫:朝廷橫徵暴斂,威逼百姓捕蛇,導致民不聊生,蛇妖小白刺殺主謀者國師失手,被許宣救下;500年後,白蛇報恩,與轉世的許仙再續前緣。

“永州是舜德文化、理學文化的發源地,大江東去,永州與蘇杭水路相通,文化相通。”在湖南科技學院科技處處長楊金磚看來,許仙前世生活在永州的這一創意,具有豐厚的歷史底藴。

令粉絲“白開水”們好奇的是,永州還有沒有捕蛇村,有沒有捕蛇者?

據專家推測,柳宗元筆下的捕蛇村應該是在零陵古城河西一帶。不過捕蛇者已成絕唱,而經濟效益可觀的異蛇產業開始崛起。

自上世紀90年代起,永州零陵區開始把“永州之野產異蛇”的文化價值轉化為經濟價值,研發異蛇養殖和生產蛇酒系列產品,並逐步向保健醫藥和文化旅遊產業延伸。如今,“永州異蛇”已成為國家農產品地理標誌,永州“異蛇酒”釀泡技藝被列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永州異蛇生態文化產業園獲評國家中醫藥健康旅遊示範基地。

湖南科技學院國學院院長張京華教授認為,文化和經濟要相融相生,不能兩張皮。新時代的“捕蛇者”們,化文化IP為經濟動能,走出了一條“文化+產業”的新路子。在零陵區城郊農村,異蛇產業企業有7家,養殖户600餘户,2017年總產值達1.8億元。

“白蛇”為何選擇永州?

永州古稱零陵,得名於舜葬九嶷,是上古時期留下的全國34處重要古地名之一。境內秦代有縣級建制,漢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置零陵郡,隋開皇九年(589年)廢郡設州,因境地有“永山永水”置永州總管府。北宋著名文學家歐陽修曾以“畫圖曾識零陵郡,今日方知畫不如”一句,讚揚其風物之美。

電影裏,永州城內華燈初上、車水馬龍,四衢八街流光溢彩,九重寶塔拔地而起,繁華無限。千年古城風華再現,令人嚮往。

“好萊塢的製作手法加上濃郁的中國風,精美的畫質幾乎每一幀都可以用來做壁紙,完全不輸日漫和迪士尼動畫。”電影上映以來,影迷盛讚影片製作精良,永州風光迷人。特別是永州網友對號入座,熱切地尋找電影中相應的景點和文化元素。

捕蛇村外的高山峽谷和現實中的九嶷山、陽明山、舜皇山;探訪寶青坊途經的河流隧洞和現實中的秦巖水晶洞;寶青坊的秋葉燦爛和現實中的桐子坳古銀杏林;永州城外的鎮妖塔和現實中的零陵回龍塔……永州元素,耀眼熒屏。

兩位導演介紹,主創團隊雖然沒來過永州,但在完成作品構思後,蒐集了大量資料,仔細研究了唐宋時期的文化、建築和山水,特別是瞭解了柳宗元寫捕蛇者説時的永州山水文化,並邀請專家對唐代木造佛塔、道觀和古城加以研究。

“永州是一本書,內容豐富而餘味無窮。《白蛇:緣起》選擇永州,並沒看走眼。”網友留言評價製作方的背景選擇。

貶謫永州10年間,柳宗元以“永州八記”為代表的山水文學,開創了中國遊記散文的先河,篇篇震驚華夏,永州山水也得以走出深閨。

《永州志》記載“四望山林深、竹秀、水美、石奇,無處能及”。綠水、白石、青竹,就是一幅天然圖畫,瀟湘八景在此產生不足為奇。

張京華教授認為,沒有永州旖旎山水的啓發,那些大文學家就不會留下那些名作。永州是舜帝過化之地,在舜德文化的孕育下,永州歷史文化深遠,特色突出,“國保”數量名列全省第二。

“元結卜居浯溪,鐫《大唐中興頌》,開創碑刻文化瑰寶;周敦頤悟道月岩,著《愛蓮説》,影響深遠;唐代懷素蕉葉練字,史稱‘草聖’;清代何紹基懸腕揮毫,潑墨終生。瑤族祖居地千家峒和世界文字奇觀江永女書,寧遠文廟、上甘棠古村等勝蹟,無不承載着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藴。”對永州文化瑰寶,張京華如數家珍。

“我們是從‘白開水’們的反響,才知道永州遠比我們想象的美,我們團隊現在都很想到永州去看看,也希望有機會再和永州合作。” 趙霽説。

新的“白蛇”在哪裏?

多年來,永州一直希望發力傳統文化資源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推動文化產業提質增效,《白蛇:緣起》的成功,讓永州人找到了更多靈感。

這些年,永州也一直在探索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之路,如江華瑤族自治縣依託瑤文化,建設神州瑤族文化博覽園,每年舉辦全省四大民族節會之一的盤王節;寧遠縣依託舜文化,吸引大批海內外華人回鄉祭祖;江永縣依託女書文化,排演大型史詩劇《八角花開》,由譚盾導演的女書大型交響樂走上國際舞台;零陵區以柳宗元創作《捕蛇者説》的歷史為題材,面向旅遊市場,推出原創跨界融合舞台劇《瀟水長歌》;祁陽縣新創排的大型現代祁劇《向陽書記》獲田漢新創劇目獎……

“但能夠在文創市場上成為現象級話題的‘爆款’尚未出現,《白蛇:緣起》的誕生,為我們指明瞭方向。”

張京華教授分析,永州對歷史文化挖掘不夠深,文化旅遊產品的檔次還不夠高,沒有真正走出去。動漫電影《白蛇:緣起》的熱映,説明永州只要突出重點,在文化創意上大有可為。

楊金磚認為,要將文化轉變成為產品,不能只停留在歷史的書本里面。他説,獨釣寒江雪、懷素草書等都是很好的動漫素材,如果以永州某個主題開發遊戲IP,則影響更大。此外,永州已形成舜帝“道德為先”、柳宗元“民生為本”、周敦頤“廉潔為上”、陶鑄“無私為民”和新田孝德文明、上甘棠村的“忠孝廉節”等廉政文化主題基地,裏面的資源開發潛力十分巨大。還可在文創禮品這塊下功夫。

黃家康對此支招認為,傳統文化故事也需要一座橋樑,動畫電影無疑是其中一種有效方法。透過動畫電影的天馬行空,不單可以還原幾千年前的一些歷史故事、建築、文化,更能夠通往未來。

影片中,許仙在500年後,還能撿到小白遺失的法器——翡翠珠釵。如今,永州文化創意產業的“翡翠珠釵”,正在默默地蓄積能量,等待我們撿拾起來,讓它變得更加靚麗奪目。

據瞭解,永州正着手起草《關於加快文化強市建設的實施意見》,計劃深入挖掘“瀟湘之源”源流文化的內核和溢出價值,大力塑造道德文化之源、柳宗元文化之源、世界瑤族發祥之地、理學文化之源、書法藝術之鄉等源文化,增強永州優秀傳統文化的生命力和影響力。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