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神州集運香港 > 深讀 > 正文
譚嗣同“鐵粉”張維欣:用16載芳華與偶像心靈對話
2019-02-21 07:33:53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易禹琳]]     [責任編輯:[責編:李 慧]]      字體:【神州集運香港】

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户端記者 易禹琳

粉絲有級別。1989年出生的山西女孩張維欣,是機械工業出版社編輯,她把自己定位為最高級:“骨灰級”。但她再怎麼努力,也牽不到偶像的衣角。

她的偶像叫譚嗣同,存在於歷史書上。1898年9月28日,在北京菜市口, 33歲的譚嗣同“橫刀向天笑”,為戊戌變法慷慨赴死。

時間不是問題。124年的距離,張維欣已用16載芳華一步步走近,為譚嗣同設計故居廣場、整理文集、出版年譜、擔任紀錄片的撰稿人,並決計用一輩子的時光走進譚嗣同有趣而不朽的靈魂。

“不是我選擇了譚嗣同,而是譚嗣同選擇了我”

張維欣永遠不會忘記那堂初二的歷史課。那年,她13歲。她在歷史書上一眼看到譚嗣同,穿着武士裝,手裏拿着劍,身姿挺拔,目光炯炯,非常瀟灑。照片下面有他生卒年月的標註,他只活到33歲!那一刻,她覺得“天崩地裂”。

“不是我選擇了譚嗣同,而是譚嗣同選擇了我。”張維欣在日記裏為自己辯解。後來,有人好奇地問張維欣,她的名字是否跟“百日維新”有關。張維欣搖搖頭:毫無瓜葛。但她相信,冥冥之中,她和偶像譚嗣同有着某種緣分。

2002年,少男少女們的偶像是周杰倫、孫燕姿和F4。張維欣似乎成了同齡人中的“異類”。

高三時,張維欣參加北京師範大學自主招生面試。她拿出一張隨身攜帶的譚嗣同照片,動情地講了譚嗣同的故事。主考官被打動了,給了她面試第一名的高分,但最終因文化成績三分之差未被錄取。

如今,張維欣對譚嗣同的研究已小有成就,但她仍願定位為“粉絲”。她希望在蜕變為理性研究者的路途上,長久保持對譚嗣同十二分的熱度。

“他看到我這麼努力,一定會為我開心的”

到譚嗣同的故鄉去,離他近一點,更近一點。

2008年夏天,張維欣滿腦子是這個念頭。因為譚嗣同,她把所有的高考志願從一本到三本全填了湖南的大學,最後被湖南大學錄取。

大學選專業,張維欣也是“問”過譚嗣同的。本科讀的新聞學,因為譚嗣同重視新聞。譚嗣同為上海《時務報》撰文、推薦作者,擔任董理,在長沙與熊希齡、唐才常創辦《湘報》。讀研究生時,張維欣放棄了同濟大學的保送名額,留校跨專業讀了建築學。因為譚嗣同熱衷物理、化學、數學、天文、生命科學、測繪等的研究。張維欣甚至説:“如果他活着,會支持我去讀工科專業”。

一個文科生學建築非常難,張維欣失眠過,迷茫過,聽不懂的課就去旁聽3次,不會的軟件就熬夜學。她有一個強大的精神支柱:“他看到我這麼努力,一定會為我開心的。”

像所有的粉絲一樣,張維欣用各種方式“靠近”譚嗣同。

每年在他的生日、祭日、清明去看他。在湖南上大學時,她很多次去瀏陽給他掃墓;在北京工作時,打卡所有與他有關的地方。與他有關的新書上架,立即去買;與他有關的戲劇上演,馬上去看。他是一個古琴家,她學了古琴;他喜歡天文,她看了不少天體物理方面的書,每天用天文鏡觀測日月星辰……

“短衣長劍入秦去,亂峯洶湧森如戈。”譚嗣同8次往返於秦楚之間,縱馬奔馳,長劍高歌。張維欣6次讀着他的詩踏上陝甘,在他4次拜謁的韓愈祠堂,朗誦了他的詩《秦嶺七古》。譚嗣同生活過的天水、蘭州、居住過的道署、喜歡的甘肅平涼崆峒山,張維欣都一一尋蹤。譚嗣同到過陝西彬縣,但遺憾沒吃過彬縣的棗。張維欣特意在棗成熟的季節去彬縣,買了棗放到了他的墓前。

除了北京、湖南、陝西、甘肅,譚嗣同短暫一生,還往來於河南、湖北、江蘇、江西等省。凡譚嗣同去過的地方,張維欣都會想方設法前往,仔細考證。

“像他一樣,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是我一輩子要做的事。”張維欣堅定地説。

“他是一個矛盾體,是冰與火的奇妙組合”

英姿勃勃,很有男兒氣概;年輕,膽識兼具。這是譚嗣同給張維欣的最初印象。但隨着探索的深入,歷史書上平面黑白的譚嗣同形象,慢慢成了3D多彩的靈魂。

“能文章,好任俠,善劍術。”譚嗣同能文能武,天文地理、古琴音律、詩詞歌賦,樣樣精通。他親斫了兩張古琴,在瀏陽會館開過崑曲“派對”,有“劍膽琴心”的美譽。但“十項全能”下那個矛盾的、多愁善感的譚嗣同更令張維欣着迷。張維欣説:“他是一個矛盾體,是冰與火的奇妙組合。”

譚嗣同自我約束力極強,不耽於享樂。每天幾點讀書、何時會客,都有嚴格的時間安排。但他又敏感多愁,春花秋雨都能讓他流淚感懷,巫風楚雨的浪漫深入骨髓。父親是封疆大吏,他是標準的“官二代”,自小衣食無憂,生活講究。周圍不乏紈絝子弟花天酒地,任性妄為,但他品性高潔如傲雪梅花。“視榮華為夢幻,視死辱為常事。” 潔身自好,從不沾染陋習。待人赤心熱忱如火。摯愛妻子。即使妻子沒有生育,他也決不納妾。飽受繼母虐待,對繼母的子女卻深情重義。對貧苦朋友,竭盡全力幫助。30歲前,他崇尚書劍恩仇,行俠仗義;30歲後傾心佛學,心懷大悲。

為了人人平等自由的理想和信仰,譚嗣同無所畏懼,無私付出,和他的浪漫、悲觀、深情、熾烈,匯聚成一股強大的吸引力,讓張維欣越瞭解越痴迷。

“我為他許了3個願望,全都實現了”

張維欣曾為譚嗣同許過3個願望:為他設計一個建築,為他寫一本書,為他拍一部紀錄片。“我為他許了3個願望,全都實現了。”張維欣自豪地説。

2012年,張維欣考研時,執意選擇了建築學。2013年,導師柳肅接到設計譚嗣同故居廣場的項目,特意交給張維欣。張維欣畫了5個方案。柳肅選了其中一個,並要她畫了深度施工圖。因為譚嗣同在《仁學》中提出了“通”的觀念,希望父子、夫婦、君臣、中外都相通平等。在柳肅的指導下,張維欣把原封閉的故居廣場設計成了開放的空間,沒有圍欄。現在,瀏陽譚嗣同故居廣場上,男女老少甚至殘疾人圍在譚嗣同塑像身邊,開心交流。

2016年,張維欣在瀏陽偶遇66歲的譚嗣同愛國公益基金會理事長譚志宏(譚志宏的曾祖父譚嗣貽,是譚嗣同的長兄),相談甚歡。2018年,為紀念譚嗣同殉難120週年,譚志宏出資200萬元拍攝4集紀錄片《我們的譚嗣同》,邀請張維欣擔任歷史顧問、學術統籌、文學撰稿。她寫了7萬字的腳本,其中包括譚嗣同在南京與佛學家楊仁山做的證明天體大爆炸實驗的故事。紀錄片播出後,俘獲了很多年輕觀眾的心。

2018年9月,《譚嗣同集》(上、下冊)在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張維欣提供了譚嗣同散佚的書信、文稿。她2015年開始整理的《譚嗣同年譜長編》,計40萬字,將於2019年3月由嶽麓書社出版。

“一個人的孤單,變成了一羣人的歡喜”

一條看上去孤單寂寞的路,張維欣走着走着,路上熱鬧起來。

“貴人”不斷。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賈維是譚嗣同的後人,也是國內研究譚嗣同的知名學者。賈維把四大箱研究資料、書籍給了張維欣。大連大學王夏剛教授,義務幫張維欣審定《譚嗣同年譜長編》。

朋友接踵而來。2015年,張維欣在微博上認識了梁啓超的粉絲胡可人。她們一起去瀏陽拜謁譚嗣同,去北京植物園祭掃梁啓超墓,牽手遊歷上海、天津、南京、武漢等譚梁一起活動過的地方,一起在長沙圖書館開講座,講述譚梁與時務學堂。2017年11月,中華書局編輯張玉亮來長沙聽張維欣的講座時,一見如故。張玉亮爽快答應了為譚嗣同整理出版文集的提議,相約共同撰寫譚嗣同的詩詞注本和《仁學》注本。遠在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就讀的宋遠之認識張維欣後,專為譚嗣同創作了一首名為《A Postcard to Ssu-T'ung》的樂曲。

因為譚嗣同,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

2015年底,張維欣開了“維新論譚”公眾號,分享一個真實可愛的譚嗣同。

於是,豆蔻年華的初中生、白髮蒼蒼的老者、大洋彼岸的音樂家、偏僻鄉下的新鄉賢、教師、醫生、考古隊員、舞蹈演員、畫家、翻譯、學哲學的、學物理的……許多原本毫無交集的人,都因為喜歡譚嗣同而相聚。線上交流,線下相約去見他們的“復生”(譚嗣同字“復生”),把地圖、小地球儀、小古琴等放在他的墓前。有一次,他們帶去了霍金的《時間簡史》。

張維欣説:“一個人的孤單,變成了一羣人的歡喜。離世120餘年的譚嗣同,因為我們這些粉絲,真的‘復生’了。”

記者手記

“愛豆”沒有三六九等

易禹琳

張維欣讓我吃了好幾驚。

在報上發表了《七尺微軀酬故友,一腔熱血濺荒丘》《3張珍貴照片見證譚嗣同鮮為人知的經歷》等文章的張維欣,不應是一位研究湖南史志的老先生嗎?直到在許知遠《十三邀》“尋找譚嗣同”那期視頻裏,我才見到這位譚嗣同狂熱粉絲的真面目。1989年生的山西姑娘,活潑、爽朗、愛笑。説起譚嗣同,她的話匣子完全關不住。

在馬欄山和星沙的演播廳外,我見慣了那些隔着鐵欄杆、歇斯底里尖叫着把手伸向明星的粉絲。他們高舉的牌子上,名字更換之快令人眼花繚亂。在流量不時掀起網絡“狂風巨浪”時,一個年輕姑娘怎會鍾情歷史書上的譚嗣同,默默奉獻16年的花樣年華?更吃驚的是,張維欣告訴我,自己並不認為喜歡譚嗣同就比喜歡明星的粉絲優越。她説“愛豆”(“偶像”的英譯,網絡用語)沒有三六九等,喜歡誰是個人的自由。譚嗣同畢生追求的就是人人皆有自主之權利和個人追求選擇不被他人置喙的權利。

雖終生不能與偶像相見,但張維欣感覺譚嗣同日日陪伴在身邊。如果真有一天相會在時空隧道,她想跟他一起逛博物館、用天文鏡看星星,給他講一講現下的共享通信、射電天文望遠鏡、暗物質之類。她相信他會對這些感興趣。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